【凡尔赛/骑姬架空】darling angel(洛林双胞胎设定)

(一)


 凭着记忆,约翰穿过长过半腰的灌木丛,弯下身子暗中观察着;眼前不远处,一只健壮的小鹿正随着他布置的诱饵欢快地走到陷阱旁。约翰微微低下身子,反手准备掏出枪来。

“快到了!”约翰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的出现的少年正笑嘻嘻的盯着他看。天哪,约翰回过神来,回头看去,小鹿早已不见踪影。

“God 你个臭小子从哪冒出来的!”约翰一拳挥到一旁的树干上,一瞬间简直想把这人藏在这个森林里灭他的口!辛苦忙活了一天的努力如今都前功尽弃,约翰瞪圆眼睛直直看着眼前这个坏了好事的混蛋少年,只感觉大脑气的嗡嗡直响。

“天哪,真是不好意思!”少年露出抱歉的微笑,但随后他便发现眼前的人好像并没有因为他的微笑而选择原谅他。

“——Hey!你的手在流血!”少年一把抓过约翰受伤的右手认真查看起来。伤口并不深,早先受过的伤比这个严重百倍的都有过呢。约翰毫不在意的抽回右手,擦了擦便转身走到陷阱边收拾起了工具。

少年跟着他的步子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身边,蹲在一旁帮着摆好树枝。

树枝粗糙又有尖刺,约翰看着努力帮忙却笨手笨脚的少年沉默了半天叹了口气。

森林的风拍打在树叶上沙啦沙啦的响,一只粗糙温暖的大手放在了了少年的手上。

   “我来就行了”对上少年惊讶的视线,约翰不自在的抿了抿干燥的嘴唇,继续了手上的工作。

“对不起。”少年皱着眉头又一次道了歉,这次约翰决定充耳不闻。


 没了讨厌的家伙的帮倒忙,约翰很快收拾好了东西打包在一起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嘿,听着,从哪来回哪去,晚上的森林可不是什么调情的好地方。”说完约翰便头也不回的背着工具径直离开。

 

 

 天色已经渐渐昏暗了,约翰走在阴森的森林中,头顶上交错茂密的树枝将冷冽的月光剪得残碎不堪。周围时不时传来动物鬼哭狼嚎一般的叫声。这个时间了,看来必须得在森林里住上一晚了。找了块比较干燥的地方,约翰生好了火,靠着大树掏出一小壶酒休息了起来。

回想起白天遇见的那个少年,锦衣华服,一看就是哪家的有钱少爷。

居然贪玩玩到这儿来了,还坏了他的好事。

哎,来了森林两天了,干粮也快要吃完了,结果还是什么收获都没有。

“明早还是早点起来,不知道哥一个人在家怎么样...希望他平安。”约翰放下酒壶,对着眼前燃烧的火堆虔诚的祈祷着。“顺便也希望那个小子平安回家吧哈哈。”约翰喝下一大口酒,酒精涌上大脑的麻痹感舒缓了他的紧绷的神经。火焰燃烧的声音噼啪作响,掺杂着树叶踩断的声响。约翰停下了动作,右手下意识握住腰上的火枪。声音越来越近

 约翰挺直身子,站起身弓在了树后。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忽然凝固,听着声音应该是个大家伙,

约翰屏住呼吸,身后的火堆还在热情的燃烧着,仿佛在欢迎着什么。

火光是动物最害怕的东西。约翰咬紧嘴唇安慰自己,如果实在遇到个胆子大的家伙就干掉他。约翰握住火枪,放在嘴边亲了亲。

——快到了

——接近了

   “骑你爷爷头上了!”约翰猛地跳了出来,双手紧紧抓住抢对准了眼前这个‘大家伙’。

   “!!!”

   “.......”

四目相对,眼前这个狼狈不堪的少年明显被约翰的突然‘袭击’吓了一跳,当然同时被吓到的还有约翰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约翰放下火枪,有些崩溃的走上前去。少年已经吓得腿软了,站在原地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救救我..”沙哑的哭声响起,约翰稳稳的抱住少年的身体,将他扶到火堆旁。

有了火光,少年像只可怜的小动物一样缩在约翰的怀里颤抖着。带着些许愧疚,约翰将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。

  ‘真是麻烦。’

约翰一边抱着少年,一边往火堆里添加着树枝。人已经慢慢安静下来,约翰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自己的外套上。
       “这么娇气,可别得病了才好。”约翰撩起一头金色的短发,有些忧愁的看着远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大串马蹄声传来,约翰从梦中惊醒。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灭了,刺眼的阳光从头顶的树枝间照射进来,踩得约翰的眼皮难受极了。他睁开眼睛,眼前一群骑着马的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“额,天气不错,是吧兄弟们?”约翰笨拙的开了口,有些不知所措的抹了抹脸上的灰。

      “您好先生,我叫邦当。非常感谢您对殿下的照顾,我代表陛下感谢您。”一位中年男人下了马,向约翰走了过来。男人的身上仿佛有一种特有的魅力,成熟威风又彬彬有礼,那是约翰希望变成的样子。约翰向邦当伸出右手用力握了握,同时也感受到了男人非凡的力量。

     “...嗯”迷迷糊糊的小猫声响起,约翰这才注意到了自己身旁的少年。“喂喂喂,臭小子,你家人来找你了!醒一醒!”约翰揪起少年的衣领,开始掐他的脸。外力的打扰让少年烦躁的皱了皱眉头,‘滚!’少年呵斥了一声,一脚重重蹬在了约翰的肚子上。力气可不轻,肚子被大力踢了一脚,约翰火气涌上却又碍于其他人在不好发作。只得将他摔在地上,将垫着的衣服抽了回来穿在身上。

     只见这个叫邦当的男人向约翰道了歉,走到少年身边便大声叫到

     “殿下!起床了!”中气十足,严肃之余约翰感觉自己的嘴角有些抽搐,转移视线却看到其他威风凛凛骑在马上的男人,约翰忽然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 约翰快速收拾好东西,打算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 “先生!”邦当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能冒昧问问您的名字吗,我想殿下醒来发现您不在一定会很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汤姆。”不容拒绝的。约翰想也不想就回答了,对不起了兄弟。约翰冲邦当笑了笑,边逃一般的跑了。

     “我明天会让人将奖赏送到您家里的!”又是那中气十足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哈?开什么玩笑?我认识你吗?”

 

 

因为是架空,所以担心原著党接受不了,所以就不加tag了,能不能看到随缘分吧,自己产粮自己吃!

评论

© 纸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