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总抖老师的脑残粉
空有脑洞写不出来的垃圾
什么cp都能吃,以至于常年待在冷圈瑟瑟发抖

【凡尔赛/骑姬】No More Words 1

  

洛林双胞胎梗,洛林平民设定

私设很多,就不打大tag了

去年就开始写了,总是想着一点写一点的

不喜勿入啊,发展会很慢的

 

 

 凭着记忆,约翰穿过长过半腰的灌木丛,弯下身子暗中观察着;眼前不远处,一只健壮的小鹿正随着他布置的诱饵欢快地走到陷阱旁。约翰微微低下身子,反手准备掏出枪来。

“快到了!”约翰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的出现的少年正笑嘻嘻的盯着他看。天哪,约翰回过神来,回头看去,小鹿早已不见踪影。

“God 你个臭小子从哪冒出来的!”约翰一拳挥到一旁的树干上,一瞬间简直想把这人藏在这个森林里灭他的口!辛苦忙活了一天的努力如今都前功尽弃,约翰瞪圆眼睛直直看着眼前这个坏了好事的混蛋少年,只感觉大脑气的嗡嗡直响。

“天哪,真是不好意思!”少年露出抱歉的微笑,但随后他便发现眼前的人好像并没有因为他的微笑而选择原谅他。

“——Hey!你的手在流血!”少年一把抓过约翰受伤的右手认真查看起来。伤口并不深,早先受过的伤比这个严重百倍的都有过呢。约翰毫不在意的抽回右手,擦了擦便转身走到陷阱边收拾起了工具。

少年跟着他的步子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身边,帮着摆好树枝。

树枝粗糙又有尖刺,约翰看着努力帮忙却笨手笨脚的少年叹了口气。

风吹的树林沙啦沙啦的响,一只粗糙温暖的大手放在了了少年的手上。

   “我来就行了”对上少年惊讶的视线,约翰不自在的抿了抿干燥的嘴唇,继续了手上的工作。

“对不起。”少年皱着眉头又一次道了歉,这次约翰决定充耳不闻。

 没了讨厌的家伙的帮倒忙,约翰很快收拾好了东西打包在一起背在身后。

“嘿,听着,从哪来回哪去,晚上的森林可不是什么调情的好地方。”说完约翰便头也不回的背着工具径直离开。

 

 

 天色已经渐渐昏暗了,约翰走在阴森的森林中,头顶上交错茂密的树枝将冷冽的月光剪得残碎不堪。周围还时不时传来动物鬼哭狼嚎一般的叫声。这个时间了,看来必须得在森林里住上一晚了。找了块比较干燥的地方,约翰生好了火,靠着大树掏出一小壶酒休息了起来。

回想起白天遇见的那个少年,锦衣华服,一看就是哪家的有钱少爷。居然贪玩玩到这儿来了,还坏了他的好事。哎,来了森林两天了,干粮也快要吃完了,结果还是什么收获都没有。

“明早还是早点起来,不知道哥一个人在家怎么样...希望他平安。”约翰放下酒壶,对着眼前燃烧的火堆虔诚的祈祷着。“顺便也希望那个小子平安回家吧哈哈。”约翰喝下一大口酒,酒精涌上大脑的麻痹感舒缓了他的紧绷的神经。火焰燃烧的声音噼啪作响,掺杂着树叶踩断的声响。约翰停下了动作,右手下意识握住腰上的火枪。声音越来越近

 约翰挺直身子,站起身弓在了树后。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忽然凝固,听着声音应该是个大家伙,约翰屏住呼吸,身后的火堆还在热情的燃烧着,火光是动物最害怕的东西。约翰咬紧嘴唇安慰自己,如果实在遇到个胆子大的家伙就干掉他。约翰握住火枪,放在嘴边亲了亲。

——快到了

——接近了

   “骑你爷爷头上了!”约翰猛地跳了出来,双手紧紧抓住抢对准了眼前这个‘大家伙’。

   “....”

   “.......”

四目相对,眼前这个狼狈不堪的少年明显被约翰的突然‘袭击’吓了一跳,当然同时被吓到的还有约翰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约翰放下火枪,有些崩溃的走上前去。少年已经吓得腿软了,站在原地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救救我..”沙哑的哭声传来,约翰稳稳的抱住少年的身体,将他扶到火堆旁。

有了火光,少年像只可怜的小动物一样缩在约翰的怀里颤抖着。带着些许愧疚,约翰将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。

  ‘真是麻烦。’

约翰一边抱着少年,一边往火堆里添加着树枝。人已经慢慢安静下来,约翰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自己的外套上。
       “这么娇气,可别得病了才好。”

 

一大串马蹄声传来,约翰慢慢从睡意中挣脱出来。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灭了,刺眼的阳光从头顶的树枝间照射进来,踩得约翰的眼皮难受极了。睁开眼睛,眼前一群骑着马的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“额,天气不错,是吧兄弟们?”约翰笨拙的开了口,有些不知所措的抹了抹脸上的灰。

“您好先生,我叫邦当。非常感谢您对殿下的照顾,我代表陛下感谢您。”一位中年男人下了马,向约翰走了过来。男人身上仿佛有一种特有的魅力,成熟威风又彬彬有礼,是约翰希望变成的样子。约翰向邦当伸出右手用力握了握,同时也感受到了男人非凡的力量。

“...嗯”迷迷糊糊的小猫声响起,约翰这才注意到了自己身旁的少年。“喂喂喂,臭小子,你家人来找你了!醒一醒!”约翰揪起少年的衣领,开始掐他的脸。外力的打扰让少年烦躁的皱了皱眉头,‘滚!’少年呵斥了一声,一脚重重蹬在了约翰的肚子上。力气可不轻,肚子被大力踢了一脚,约翰火气涌上却又碍于其他人在不好发作。只得将他摔在地上,将垫着的衣服抽了回来穿在身上。

只见这个叫邦当的男人向约翰道了歉,走到少年身边便大声叫到

“殿下!起床了!”中气十足,严肃之余约翰感觉自己的嘴角有些抽搐,想转移视线看到其他骑在马上的男人,约翰忽然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。

约翰快速收拾好东西,打算悄悄离开。

“先生!”邦当喊住了他。

“能冒昧问问您的名字吗,我想殿下醒来发现您不在一定会很生气的。”

“汤姆。”约翰想也不想就回答了,对不起了兄弟。约翰冲邦当笑了笑,边逃一般的跑了。

 

 

 

中午的太阳毒的厉害,约翰顶着头顶上的酷刑,只感觉眼前发白耳边也嗡嗡的响。“这讨人厌的天气!”

不过索性还好,马上就要到家了。约翰心想着,加快了脚下的步伐。

“嘿 伙计!”汤姆抱着一只白白胖胖的小乳猪,十分热情的想凑过来跟他拥抱。

“哈哈哈,抱着你的小甜心离我远点!”约翰玩笑似得转了半个圈,脚下的步伐更轻快了些。

刚踏进院子,约翰便隐隐约约听到哥哥读诗的声音。多么温柔多么动听啊!像是森林里的百灵鸟一般!

约翰走到门前,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。他拍了拍有些脏的手,又理了理衣服弄了弄头发,确定自己看起来不会太差后才轻轻推开了门。

“没有任何伪装,透明,纯洁无垢!”

“啊!但愿你整个属于我,整个!”激昂的话音落下,站在门口的约翰激动的鼓起了掌。

“您真是太棒了,我亲爱的哥哥!”约翰走上前去,拿起桌上的水杯递给了洛林。

“哦哦,我的小约翰,瞧瞧你!你这一身的泥土可不是个绅士应该有的样子。快去换上一件干净体面的衣服来,快些快些。”洛林点了点约翰的肩膀,轻声催促他将他轰进了浴室。

“你的成果呢弟弟?看样子你应该不是去森林里野餐的对吧?”洛林擦了擦手指扬起高傲的头问道。

“天那,别提了哥哥,我在森林里遇到了一个讨厌鬼,他让我几天的辛苦都前功尽弃!”约翰的声音透过木门有些委屈,自己亲爱的弟弟可是从来不撒谎。

“那真的是太糟糕了。”洛林挑了挑眉,有些失望的瘪了瘪嘴。约翰最近太累了,必须休息几天才行。洛林心想,或许应该答应玛丽大婶教她家的傻儿子认认字,不会很困难吧。

 

 

第二日的清晨,约翰照常按着生物钟醒来。空气有些闷热说不定一会儿就要下雨了,约翰扯开被子轻轻爬下了床。兄弟两相依为命的日子总是很艰苦,面对着神经衰弱的哥哥和陈年老旧的双人床约翰已经十分熟练了。

“早安,我的哥哥”约翰逆着从窗外射进的阳光,冲睡着的洛林绽放了一个巨大的微笑。

今天的天气很好,约翰换好衣服便打算下楼去找汤姆。

 

“hey hey!你是谁啊?莫名其妙的!我警告你,别再把东西搬进我的家里,我一定会把你们全部都扔进猪圈里!”约翰走到不远处便听见了汤姆大吼大叫的声音。

“天哪!”约翰在内心一惊,连忙跑上前去。眼前的一辆辆马车正载着一大堆货物停在汤姆的门前,还有一排排穿着讲究的男人将一样样东西搬入汤姆的家中。而汤姆正双手乱挥着,嘴里冲着那群人大骂着,身后跟着那一只白色的小猪。

难道是那个男人派来的?他好像说了要感谢我的。约翰头疼的撩上额前略长的金发,大步走上前去。

“hi汤姆!”约翰越过一个个精美的宝箱,来到汤姆的身边。他低下视线悄悄打量着眼前的人们,哇哇哇,来者不凡啊。约翰摸了摸鼻子,转眼看向了气急败坏的汤姆。

“约翰,我应该怎么办?这些疯子一个劲的把那些东西搬进我的家里。”汤姆睁大眼睛盯着约翰,眼睛里面都是慢慢的无助。

“哎,汤姆,听我说。别害怕兄弟,只要收下他们就好了。”约翰拍了拍汤姆的肩膀,轻轻顺着他背安慰道。

“可是你知道的,这些东西根本不属于我。我害怕约翰,我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?他们是来抓我的吗?我不想去坐牢啊!”汤姆紧紧拽住了约翰的衣袖,一股神力仿佛要将他整个举起来一般。

我的天啊!约翰在内心呐喊着。

 

“停下来停下来!汤姆!别激动!”约翰猛地推开了汤姆,后退了几步。是不是应该给汤姆找个医生看看了?约翰皱眉看着蹲在地上抱头痛哭的汤姆,有些束手无策。

 约翰打量着周围华丽的宝箱,金银珠宝样样都有,那些金灿灿的光芒与这个破旧的小村庄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。就在约翰的脚边不远处,一个小小的宝箱里躺着一双精致的靴子。约翰发誓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靴子,晶莹剔透的蓝色宝石镶嵌在靴子的两边,极细的金色丝线和银色丝线绣成了一朵朵含苞待放的水仙花。约翰轻轻捧起那双靴子拿在手里仔细端详着。

“这样美丽的靴子穿在哥哥身上一定美丽极了。”

转眼约翰便看见前方出现了一队人马,带头的就是前天在森林里碰见的那个男人。

“快跑吧,约翰。”约翰看着马队越来越近,抱起靴子,脚底像是抹了油一般飞快的溜了回家。

“哥哥!哥哥!您在家吗?”约翰抱着靴子推开了门,意外的,没有哥哥前来迎接的身影。约翰看着空荡荡的四周,开始想着哥哥的去向。“是哪位美丽的天使将我的小约翰送到我的身边的?”楼上传来洛林婉转的歌声,约翰一愣,察觉到歌声是从楼上传来之后,才大步跑到楼上。

“哥哥!你看看这是什么?”约翰高高举起那双精美华丽的靴子,却惊讶的发现玛丽大婶家的胖儿子正坐在自己哥哥的腿上。

冰蓝色的眼睛终究不会骗人,约翰对那胖小子满满的敌意已经不用言表了。胖小子瞪大了豆大的眼睛吓得抖了抖屁股上的肥肉。

“嘶,听话点小家伙!”洛林沉下动听的声音安抚了他一下,此时此刻洛林只能感觉自己的大腿快要散架了。

“小约翰,我很喜欢你的礼物,不过哥哥现在在工作,你可以帮忙做一下你最拿手的烧土豆吗?”洛林笑着问约翰。

“当然了我的哥哥。”约翰深深的看了洛林一眼,扬了扬嘴角。“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。”

看着弟弟默默走下楼去,洛林松了口气。大腿上的肥肉还呆呆的愣着,洛林轻轻挪了一下腿好让压在腿上的重量不再那么难受。 “嘿嘿嘿小子,动动你的肥屁股。”洛林伸出大手使劲捏了捏他肉嘟嘟的脸,等到捏的都红了以后,洛林才发觉了自己下手太重了。

“我的老天,你真是个傻小子,都不会喊疼吗?”洛林有些崩溃的捂住额头。

“我饿了!”胖小子不舒服的努了努疼的厉害的肉脸,嘴角流下一大串黏糊糊的口水。

 

吃完午餐后,约翰自告奋勇接下了送小孩回家的任务。终于歇了口气,洛林拿出一张干净的手帕就着水打湿一点仔仔细细的擦干净了嘴。收拾好桌上的餐具,洛林正打算躺下摇椅,目光便被放在远处的靴子吸住了视线。惊喜之余,洛林已经不收可控制的站到了靴子前面。在约翰将他带回来的时候他就渴望将他拥有了。洛林的双手颤抖着放在靴子两旁激动地无处搁置,灿烂的金丝缝制的水仙活灵活现,宛如一只只动情舞蹈的精灵一般,华丽的颜色将洛林蠢蠢欲动的心脏牢牢抓紧。

“我的老天啊,您是上帝派来救赎我的吗?”

洛林仔细摩挲着手中这一双精致的靴子,手指扶摸过的每一丝地方都能够将他欲火焚身。

紧紧抱住靴子,洛林深吸了一口气,迫不及待的换上。靴子的尺寸仿佛都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样,站起身来,洛林轻盈地转了一个圈。没有廉价的布料,没有粗糙的工艺,没有咯脚的鞋垫。穿上这一双靴子,洛林感觉自己已经在梦境中坐上了通往贵族宫殿的马车啦。

“吱牙——”木门被推开,洛林也被拉扯回现实。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大雨,回到家的约翰全身上下都湿透了。约翰有些滑稽的一笑:

“我把衣服淋湿了,哥哥。”

“哦,天哪,我应该来给你送伞的,弟弟!”看着狼狈的弟弟因为自己而淋雨,洛林痛心的走过去想要抱住约翰。

“等等,别靠近我哥哥,我完全没有怪罪你的意思,只是我现在身上都是湿的。”约翰苦笑道,回到了房间。

洛林呆站着看着回到房间的弟弟,顿时有些不知所措,脚上精美的靴子已经沾上两点雨水.....

 

窗外的雨下的很大,外面一片漆黑看不见东西。洛林关上诗集,看了眼背过身睡觉的约翰,委屈和自责无法遏制地涌上喉头。

“约翰,你睡了吗?”洛林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“嗯。”约翰头也不回地发出闷闷的回应,洛林低下头懊恼地锤了锤额头。

“...约翰..”

“原谅我现在还无法说服自己内心那幼稚的想法。”约翰大声哀求说“我多希望在我在回家的路上能看到你撑伞找我的身影!”

“哦,约翰。”洛林吹熄桌上的火烛,将它放置进抽屉里。洛林摸着黑慢慢爬上木床,木制的楼梯吱呀吱呀的响着,约翰忍不住回头看着洛林。窄窄的床很难装下两个发育良好的青年的身体,洛林慢慢躺下,尽量不要听到那木头响动的声音。

“你每天是跳下床的是吗?”洛林躺下,枕在自己的手上。一片漆黑的屋子里,洛林看不清楚约翰的表情。外面的雨声哗啦哗啦的淹没了他们彼此呼吸的声音,洛林抱住约翰的头抵在自己的胸口上,就像小时候的那样。

“我亲爱的弟弟”洛林抚上约翰的短发,沐浴后的清香让他感觉大脑的思路也慢慢清晰。

“我对我今天的错误感到非常的抱歉。你要相信,我那么爱你,超过爱我自己。”那样陈恳的态度,约翰窝在洛林的怀里,感觉自己也回到了年幼的从前。约翰看着洛林美丽的蓝眼睛,觉得心中小孩子一样的委屈也都烟消云散。

他们的父母在他们十二岁的时候就离开了,除了一所老旧的房子,其他的什么也没有留下。大概有整整两年的时间,村子里老人妇人茶余饭后都在议论他们,为他们哭泣流泪。没有依靠的双胞胎兄弟独守着一间空房,远房亲戚也都躲得远远地,不见人影。可怜可怜太可怜了,就连小偷强盗尖酸刻薄的村长也舍不得去伤害他们。

“哥哥,为什么他们都在说我们?”扎着马尾的小约翰问。

“因为爸爸妈妈不要我们了。”洛林毫不在意的随手翻开一本诗集,那是问隔壁村保罗大叔借的,能够在拥有那么多书的人家里工作真的是太棒了!洛林心想,捧着诗集走到窗台边,阳光洒在书面上的味道好闻极了,就像一杯浓厚醇香的红茶一般!

“哥哥,你会不要约翰吗?”约翰看着洛林的背影,眼前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,在灵魂深处仿佛有着与自己截然不同的存在。“哥哥?”约翰又小心问了洛林一声。

“当然不会,我的小约翰。”洛林转身看着他,逆着阳光,微笑的嘴角刹那之间照亮了约翰的心房。

“你记住,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会在你身边。”

“我们,可是彼此不可或缺的存在呀!”约翰听到洛林这样说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

© 纸巾 | Powered by LOFTER